登录&注册

收藏 : 10 个

我在互联网大厂,和同事谈恋爱

​



「核心提示」


工作节奏快,交友渠道闭塞,让互联网在一些调研报告中成为单身比例最高的行业。单身,仿佛已成为互联网大厂年轻人的常态了。一些苦单身已久的大厂年轻人们,勇敢地把目光转向了同事。“大厂爱情故事”里会发生什么?


作者 | 陈杨园
编辑 | 邢昀

在互联网大厂谈个恋爱有多难?

 

虽然离职许久,刘睿还是清楚记得自己当时被HR约谈的尴尬,“你是不是在跟同频道的女生谈恋爱?”这熟悉的问法,让已经二十多岁的他梦回初高中班主任的办公桌旁。

 

女生坐在他的旁边工位,两人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慢慢熟络,又因为下班较晚,家住一个方向开始了一起拼车。这让多次在电梯碰到两人一起下班的HR觉得不对劲,“你们俩个不能恋爱,知道吧?”

 

领导也在一次部门会议后单独留下刘睿谈话,向他重申办公室恋情的危害。一头雾水的刘睿认真向领导打了保票,“我的心里只有工作”。他对这场误会感到迷惑,大家在办公室里忙得蓬头垢面,头也没洗,妆也没化,哪里有爱情的土壤?更何况,姑娘还有个异地的对象。

 

工作节奏快,交友渠道闭塞,让互联网在一些调研报告中成为单身比例最高的行业。能不能内部消化解决?互联网公司对于办公室恋情总体宽容,但还是会有禁区。

 

有些大厂早期会明令禁止内部恋爱,如今禁令撤销,但会要求同部门分开,HR、财务、总裁办等被设为内部恋爱敏感部门。有大厂另辟蹊径,除同部门外不对恋爱进行限制,但禁止已婚同事家属再进入公司。

 

也有另类如阿里,从创业起不仅不禁止办公室恋情,还会鼓励,幸运的话还能跟同事一起参加集体婚礼。

 

大厂们在婚恋问题上各有考量。困在单身里的年轻人,在互联网大厂工作之余能收获什么爱情故事?







大厂虽大,能成双成对的人却寥寥无几。

 

同在大厂工作,青仪常跟她在开发岗的一位单身女性朋友开玩笑:“你身边做开发的男性朋友这么多,流量这么大,你大量的曝光为什么得不到一个转化?转化率这么低,是不是该思考下产品本身的问题?”

 

朋友答曰:“流量不太精准,大都是无效流量。”

 

大厂年轻人,每天穿梭在公司的茶水间、洗手间、休息室、食堂,日均邂逅上百人,却仍苦于单身。他们因为高学历和高收入成为外界眼中的择偶优质股,“钱多没空花的程序员”一度是婚恋市场上的风向标,仿佛脱单随时在望。但现实是,由于忙碌的工作,他们并没有空活跃在婚恋市场上。

 





不断延长的单身时长,正在成为大厂男女们迈不过的共同问题。

 

一些平台试图为解决互联网单身问题出一份力。在汇聚了上百万互联网、金融等优秀青年的一个公众号平台上,每天有3-5名单身青年的信息推送,一位大厂妹子介绍自己:“开车不路痴,徒手装家具,还能拆电脑清灰。”



还有一些专注大厂员工的平台,组织单身男女的“线下局”,线下桌游、剧本杀、羽毛球交友局、下午茶等名目各异,给年轻人们的相亲留了一分余地。

 

操心起本公司单身男女的大厂也越来越多。

 

字节跳动在公司内网开启了“香芋计划”相亲征友平台,鼓励员工向值班号推荐靠谱朋友,为本公司“嗷嗷待哺”的单身狗们推荐外部嘉宾,用外部流量解决问题。字节的工作人员曾表示,“香芋计划”一天最多能接到十几个投稿,发布排期最长要等到三周后,运营一年多,就已发布了500多位外部嘉宾的信息,足见大厂年轻人们对帮助同伴脱单的热心。

 

在腾讯、美团、华为等公司的论坛里,相亲征友贴也是每日必备。

 

阿里内网对相亲征友贴更无限制,相亲贴几乎占到了内网帖子的1/3,大多是女生,求推荐亲友的,找“阿里郎”的,百无禁忌。毕竟,站在公司的“包围圈”里,总比其他相亲网站来得靠谱一些。

 

也有活跃的大厂年轻人将选择范围放大到了各类社交APP,等待着“网络姻缘一线牵”的奇遇。把聊得不错的对象约在公司里成为大厂年轻人的新场景,因为许多人对大厂很感兴趣,“食堂”也由此担当了替大厂男女们展示工作条件的重任。







唯有最野的年轻人,学会了带薪解决脱单问题。

 

健一入职盒马不到两个月,就阔别了31年的单身。24岁大学毕业后,性格腼腆的他一直忙于工作,经历了很多次相亲,但慢热的场子里“眼缘”从未降临。父母甚至一遍遍问他:“你们有没有以前的同学聚会”,瞄准了“你未嫁我未娶”的古早同学们。

 

2019年3月,跳槽到盒马的他参加新人入职培训,小组的十人要在两周的培训期里泡在一起。培训题的观点讨论里,他渐渐发现一个姑娘在他发表观点时频频点头,仔细回听对方的观点,他也不由自主地赞同。

 

这是一个秀气但不爱打扮的姑娘,健一说,放在擦肩而过里他可能不会注意到。但新人培训给足了机会,培训安排了一次外出公益的行程,在出发的车上聊天时,有人开启了婚恋晒娃话题,暴露了健一和姑娘在这个问题上的毫无共鸣。姑娘的单身信息因此被健一获取,在剩下一周的培训里,撮合他们俩成为其他看出苗头的同学的共同期待。

 

培训结束的聚餐后,健一送姑娘出门。叫到车,姑娘转头要了一个最后的拥抱,健一立刻说出了“我喜欢你”。分开后的计程车上,健一收到了一条短信,“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爱情。”

 

子梦和未婚夫的进展则来得迅猛一些。同是“百年阿里”的培训,他们组的同学们在第一天的自我介绍里就公开了婚恋信息,高颜值且单身的子梦立马被程序员未婚夫相中。



两人培训结束后维持着线上的“日常互撩”,在2020年开年疫情的居家办公期间“侃天侃地侃人生”,返工后就立刻确认了关系,四个月后“闪婚”。





子梦和丈夫在旅行中/受访者供图



互联网的年轻人们各有各的基因,作为一名产品运营,子梦调侃起自己:“从我们在一起到结婚,这个项目都是我在推动。”

 

暧昧一段时间后,两人都觉得是彼此的灵魂伴侣,但迟迟没有更进一步。子梦决定主动推未婚夫一把,“再不在一起就别联系了。”



四个月就结婚的决定,主要是她看到了疫情后预约登记结婚人数暴涨,为了提高效率“提前排队预约”。连双方家长的会面,都在她的主导下,通过视频会议避开了疫情可能带来的延后。

 

北大研究生毕业的卓可则在同部门找到了清华老公。

 

飞猪大部门的年会上有一个抽礼物环节,卓可收到了一个男孩送的书,“没事多读读书”的全场爆笑赠言让她有了初识的深刻印象。两人都喜欢打乒乓球,于是公司内部的社团和诸多活动又成了红娘,他们总在有意无意间常常碰到。

 

但俩人真正了解对方却是在一场“battle”之后。一次项目成功后,男孩在内网写了篇感言,提到了很多人,但没有感谢测试。“不需要感谢测试吗?”卓可本着维权思维找上门,最终反被“收入囊下”。

 

“在公司找对象条件相仿,又知根知底,能看对眼就绝对是一段不错的缘分。”一位阿里人总结道。

 

只要公司人数够多,业务线够丰富,年轻人们足够有勇气,那么培训的间隙、内网的互怼,甚至食堂的偶遇、电梯的关门,都可能带来“大厂爱情故事”的发生。





 

对于想要走入婚姻的大厂年轻人来说,双职工的爱情因为相互理解,容易得到更多支持。

 

按照青仪的话,有些感同身受和共同话题,属于所有的互联网人。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都因大厂的浸染有相通之处,沟通的成本更低,在恋爱中往往更容易磨合。



甚至走入婚姻时,他们也会因为大厂的跳脱气氛,享受到更多仪式感。

 

一个可参考的数据来自阿里的集体婚礼。每年5月10日的“阿里日”,阿里都会为这一年结婚的102对新人举办集体婚礼,通过一种仪式感,来传递快乐工作、认真生活的理念。

 

2021年是阿里第16次举办集体婚礼。在1541对报名“摇号”的新人里,有191对双职工新人,他们从恋爱到结婚的平均用时是2.5年,比总体平均用时短了半年。


2006年阿里第一届集体婚礼
 
除了更容易在工作上相互理解,大厂的身份和薪资,通常也能够让他们更迅速地一起解决在杭州落户、买房的问题。
 

闪婚的子梦和丈夫还没来得及办婚礼,她的正式婚礼需要筹备到今年8月份,心急的她决定先在阿里日的集体婚礼上“过把瘾”。这一天里,她和丈夫把父母带进阿里园区,在父母的见证和园区的气氛里,她想像过节一样度过婚礼。

 

穿着秀禾服,走过同事或复仇者联盟或还珠格格的cosplay,站在阿里堪称动物园般的吉祥物阵容旁,子梦眼中的集体婚礼仿佛一场热闹“游园会”。

 

“公司给办婚礼,那图的就是玩得开心。”作为准新娘,子梦最期待的却是“回娘家”,她的部门同事们准备了各式各样的接亲惊喜,在婚礼前对她保密。部门的布置会走什么风格?会收到什么样的贴心礼物?这些互联网人能策划出什么样的游戏?子梦翘首以待,“回娘家”俨然被她当成了一场刺激的通关游戏。

 

在阿里的大厂人们,纷纷奔向这场集体婚礼,希望婚姻从一些放松下来的惬意开始。

 

健一的情况更特殊一些。由于刚刚买完房,又考虑到双方的工作状态和时间成本,妻子更希望他们能简单轻松地进入婚姻生活,于是主动向他提出不办婚礼。这场集体婚礼,将成为他们唯一的婚礼。



“从男方的角度讲,这是一件很亏欠女孩的事情。若干年后回想起来,当时因为经济的原因,我们没有婚礼,总归会感到一些遗憾的。”



“抽中”集体婚礼的那一刻,健一如释重负,经济压力和忙碌总在为难年轻,但这一天里,他们还是找到了一处圆满之地。

—END—

文章内容转载自:豹变

Prev Post
How to choose the right store
Next Post
Best Hotel to Your Family

Post Comments - 2

" Donec quam felis, ultricies nec, pellentesque eu, pretium quis, sem. Nulla consequat massa quis enim. Donec pede justo, fringilla vel, aliquet nec, vulputate eget, arcu. In enim justo, rhoncus ut, imperdiet a, venenatis vitae, justo. Nullam dictum felis eu pede mollis pretium. "

"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Nunc posuere convallis purus non cursus. Cras metus neque, gravida sodales massa ut. "

Add Comment